第三届(2002年)

冯牧文学奖——历届获奖名单

第三届冯牧文学奖“青年批评家”奖获奖者

  郜元宝获奖评语
  郜元宝是一位具有哲理深度和思辨力量的青年批评家。他学养丰厚,视野开阔,且具有训练有素的学院品质。在将教学和研究方向由西方美学转向中国现当代文学后,在鲁迅研究和当代文学批评方面均有突出成就。他的批评,注重文学的语言质地和文体演变,同时“以自己的心捉措作家的心”,具有在创造性的对话中阐发作家个人才能的特质。他以哲学思想激活文学研究,语汇情理并茂,使批评活动具有思想的睿智、挑战的勇气和发现的快乐。在思想家气质与对文学本体和文本的深细研究、学术抱负与对当代文学的前沿性敏感之间,郜元宝有待建立稳定、持续的平衡
  吴俊获奖评语
  吴俊是一位学者型的青年批评家。他的批评具有开阔的、富于学理的宏观把握,将对当代文化价值流变的广博考察与深湛的艺术体验紧密结合,在文学与文化的历史语境中思索和研究创作现象。这种注重历史与发展的批评实践,体现出深厚的学术准备和敏锐的思辨能力,提升了当代文学批评的理论品质。他的写作,一定程上显示了新一代批评家应对纷繁的社会变革和复杂的文学现状的勇气和能力。吴俊和其他学院背景的批评家一样,都面临着如何持续地保持对当下文学生活的介入热情的问题。
  李建军获奖评语
  李建军是一位锋芒展露、个性鲜明的青年批评家。他既注重文学的传统根基又不排拒创新与发展,既致力于人文精神的探究,又不失艺术的审视与感受。尤其对在公众阅读中得到广泛认同和好评的作品和作家,敢于犯颜直陈,提出自己独立的识见,无论观点有无偏颇,其出发点和基本立场都是学理性的。作为图书编辑,李建军对当下文学生活怀有充沛的介入热情,他的批评敏锐、执著,体现了一种真诚的态度和理性的批评精神。如果李建军将理论与现实、文学传统与时代精神更好地结合起来,他的批评状态将会得到提升和完善。

第三届冯牧文学奖“文学新人奖”奖获奖者

  雪漠获奖评语
  在文学将相当多的篇幅交给缠绵、温情、感伤、庸常与颓废等情趣时,雪漠那充满生命气息的文字,对于我们的阅读构成了一种强大的冲击力。西部风景的粗砺与苍茫,西部文化的源远流长,西部生活的原始与纯朴以及这一切所造成的特有的西部性格、西部情感和它们的表达方式,都意味着中国当代文学还有着广阔而丰富的资源有待开发。雪漠关注的不仅是西部人的生存方式,他还想通过对特殊的西部生活与境况的描绘,体会与揭示人类生存的基本状态。在当下文学叙述腔调日益趋于一致之时,雪漠语言风格的特色显得更为鲜明。短促有力、富有动感的句式,质朴而含意深厚的西部方言以及西部人简练而直率的言说方式,使我们获得一种新的审美感受。在将知识转化为写作素材时,如何达到融会贯通、不着痕迹的境界,这应是雪漠的考虑。
  周晓枫获奖评语
  周晓枫的散文冰清玉洁。她的写作承续了散文的人文传统,将沉静、深微的生命体验溶于广博的知识背景,在自然、文化和人生之间,发现复杂的、常常是富于智慧的意义联系。她对散文艺术的丰富可能性,怀有活跃的探索精神。她的作品文体精致、繁复,别出心裁,语言丰赡华美,充分展示书面语言的考究、绵密和纯粹。她的体验和思考表现了一个现代青年知识分子为探寻和建构充盈、完整的意义世界所作的努力和面临的难度。她的视野也许可以更为广阔,更为关注当下的、具体的生存疑难,当然,她的艺术和语言将因此迎来更大的挑战。
  孙惠芬获奖评语
  孙惠芬是忠实的乡土守望者。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她以专注的目光,在乡土生活的日常质地建立了丰盈的艺术世界。近年来,她的一系列中长篇小说表现了乡土社会的法度、结构和乡村生活秩序在时代潮流冲击下的嬗变,精细分析了这种变化对人的心灵的微妙影响。她具有耐心、深着的艺术风格,习惯于透彻地把握现象和细节,这在某种程度上阻滞了她的小说的叙事力量,甚至妨碍了她走向开敞、阔大的艺术境界,但也使她的作品充满诗意,具有准确、丰富的人性内容。

第三届冯牧文学奖“军旅文学创作奖”奖获奖者

  周大新获奖评语
  
二十年来,周大新在密切跟踪现实军营生活的前行步履和当代军人心灵变化轨迹的同时,又时时深情回眸远逝的童年时光和乡里故事,他在两条战线上左右开弓,得心应手。他以勤勉坚韧的精神,秀丽灵动的笔触和深着稳健的风格,分别创造出了军营和乡村两个小说世界,充分显示了他同时植根于军营和乡土两方文化厚土的优势,以及与时俱进的创作实力,成为了在中国文坛上持续活跃并且愈来愈受到大众关注的军旅小说家。虽然他的三部曲《第二十幕》代表了他目前的最高文学成就,但是我们在清点新时期以来军旅文学成果的时候,仍然无法忘怀他早期完成的《“黄浦”五期》、《汉家女》一类新颖、别致、精巧并产生了广泛影响的中短篇小说。因此,我们有理由期待周大新为军旅文学持续写出更加厚重的黄钟大吕之作。
  李鸣生获奖评语
  
李鸣生是中国“航天文学”的重要开拓者,是二十世纪末中国报告文学界的一颗新星。自长篇报告文学《飞向太空港》进入大众阅读视野始,他相继以上百万言的“航天四部曲”向我们持续不断地展示了他对中国航天文学创作的不懈追求;而他近期的《国家大事》等系列报告文学新作,又以一批科学家的崭新形象,呼唤科技建国,弘扬科学精神,拓展了报告文学创作的题材空间。李鸣生视野阔大,意识超前,特别具有吞吐与消化宏大题材的气魄与能力。他的作品立意高远,风格独特,在军旅报告文学作家中具有不可替代性。李鸣生的报告文学创作应作出更超迈于时空的升华,避免为追求作品的敏锐与迅捷而付出行文粗疏的代价。
  苗长水获奖评语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当一批青年作家纷纷以《红高粱》式的叙事方式描写自己“心中的战争”时,苗长水悄悄地从《季节桥》开始了向沂蒙山的文学跋涉。经历过《冬天与夏天的区别》和《犁越芳冢》,他以洞幽发微的艺术慧眼找到了美丽而沉静的《染坊之子》和《非凡的大姨》。在这一组沂蒙山系列中篇小说里,他用真挚而深沉的爱心去感知、发现和创造最苦难最严峻的战斗岁月中的诗意。他以朴实自然的低调叙述和绵密细腻的情感流露,委婉细致而又反复坚定地向我们展现了在历史的黑暗时刻中,中华儿女人情人性美的花朵的生命形态和缓缓开放的自然过程。他以苗长水式的深情吟唱区别了莫言式的轰然雷鸣,同样独辟蹊径地超越了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的“五老峰”。苗长水贡献于斯,风流于斯。时至今日,我们在为苗长水暂停了他的沂蒙山文学之旅而惋惜的同时,依然怀念源自沂蒙山的、叮咚作响的“长长的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