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请读书目
合作分馆 街道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第一外借室、第二外借室、综合阅览室、自习室、地方文献、创意文献
周二至周日:09:00---12:00
消杀时间段:12:00---13:30
周二至周日:13:30---17:00
少儿借阅室(仅接待学生家长)
周二至周日:09:00---12:00
消杀时间段:12:00---13:30
周二至周日:13:30---17:00
外文阅览(暂停开馆)
周一全天闭馆消杀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首都图书馆公共文化云
列表东城区文化云平台
列表首都图书馆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王鸿鹏 首页 > 互动专栏 > 馆员天地 > 散文 > 王鸿鹏
又识阮章竞
发布日期:2010-10-20  阅读数量:

 

 

写下这个题目,心中不免有些胆怯。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还没亲眼见过阮老,何来识而且又。也许有人会说,这是打名人牌,其实也不。

   一识阮章竞,很简单。高教自考,文学史里有他一席之地。我在《当代文学》卡片上记下了:阮章竞,著名诗人,笔名洪荒,一九一四年出生,广东中山人,曾任中国作协理事,《诗刊》副主编,代表作:长篇叙事诗《漳河水》。那时的阮章竞,对于我这个文学爱好者来说,是神秘,是崇敬。他象诗之天国里的一颗耀眼明星,那么可望而不可及。尤其是他那一曲优美的“漳河水,九十九道弯,层层树,重重山,层层绿树重重雾,重重高山云断路。”深深印进我的脑海,十多年都挥之不去。

   再识阮章竞,当属偶然。一九九六年底,我应聘到一所新扩建的图书馆,去寻我的文化梦。馆长热情地向我介绍开馆盛况。在一大堆政府要员和文艺界名人的笔墨中,阮章竞的题词和照片,一下子跳入眼帘。我不禁怦然心动,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了阮章竞。照片中的阮章竞,满头白发但精神矍铄,虽远没有想象中的英姿勃发,却仍不失为一位谦和善良的学者。我一时无法抑制自己的偏爱,驻足在他的题词前,细细欣赏着,反复体味着,希望能品出诗人特有的灵性,特有的意境。但是坦率地讲,我很失望。阮老两行草草的大字“面向社会,服务大众”让我愣愣的许久找不着感觉。这几个似曾相识的标准词汇,配在诗人笔下,颇显几分苍白与乏味。诗人老了,阮章竞老了。虽然我极不愿承认这个事实,但一种悲哀已经袭上心头。惆怅间忽然记起,阮老对自己的作品曾有过一句评价:“失败常八九,可读只一二”又想起一九六0年,诗人在病中曾自刻了一方闲章,戏称自己“无才做诗苦,何似种瓜甜”于今想起,这种“自嘲”也许正是诗人心灵的真实写照。

一九九九年初,整理馆藏档案时,我恰巧翻检到阮老两年前的一封来信和题诗。这意外的发现,让我有幸重新认识了阮章竞。信的全文是这样写的(恕我未经阮老的同意就公开了他的秘密):

    馆长同志:

        七月二日在贵馆参观茅盾先生图片,蒙

      贵馆热情接待,不胜感激。你和贵馆诸小姐

      要我题诗,我最怕广庭大众前写字,做诗从

      做不出来。按一小姐的主意,题了那什么服

      务社会之类的八个字,都是应付的办法。但

      还是想为贵馆写首我愿意写的诗。现寄给你,

      原来写的八个字,千万要为我撕掉,那是陈

      词滥调,留之何用,拜托,帮忙!感谢你们

      的热情,顺祝工作快乐。

                      阮章竞                      

    诗的释文:

      东城建有图书楼,智慧之泉任吮收。

      哺出新的追星族,顺路鹊桥慰女牛。

      注:女:织女星。牛:牛郎星。

   我手捧阮老的来信,兴奋地一气儿读了好几遍,深深地被诗人坦荡的心怀所感染,“写我愿意写的诗,撕掉那些陈词滥调。”这才是诗人的心里话,肺腑言。只是我没有帮阮老的忙,处理掉那张题词,因为我实在不忍心撕去这一页历史。

   阮章竞重又回到我心间。而且,他诗人的良知,诗人的率直,诗人的勇气,依然如五十年前的漳河水一样清澈明冽,我不觉脱口吟出:

      漳河水,九十九道弯,

      漳河流水唱的欢:

      桃花坞,长青树,

      两岸踏成康庄路。

      万年的古牢冲坍了!

      万年的铁牢砸碎了!

      自由天飞自由鸟,

      解放了的漳河永欢笑。

阮老,愿您也像这漳河水一样,永远自由地欢笑。

 

                                         一九九九年三月

                   记于东城图书馆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1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