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厅室简介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街道图书馆 社区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送书服务点 中学图书馆 小学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续借须知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图书网上续借
馆际图书检索
馆内图书检索
上架新书检索
开馆时间
第二外借、综合阅览、自习室
周一至周四:09:00---20:3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第一外借室
周一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
周二至周四:13:00---19:0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寒暑假)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每周一休息)
地方文献、创意文献、信息室
周二至周六:09:00—17:00
(每周一周日休息)
列表
服务解答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图家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北京市东城图书馆微博
列表东城区公共文化服...
列表首都文明网
列表中国图书馆学会
列表中国国家图书馆
列表首都图书馆
列表5分钟课程网
列表国家大剧院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列表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知识信息 首页 > 互动专栏 > 信息服务 > 知识信息
2016年第5期
发布日期:2016-09-23  阅读数量:

  知识与信息

  目 录

  2016年第5期

  一.话题

  北京搬离北京

  二.悦读

  地球上那些贩卖梦想的书店

  三.点滴

  压力太大多听音乐有好处

  为何太晚睡觉总会让人感觉睡不够

  北京搬离北京

  人们对于北京行政中心搬迁到通州的第一反应,有一种“狼来了”的不可置信。上一次要迁到河北保定的消息言犹在耳,事后也被证明不过是房地产的又一次概念炒作。更深层的怀疑是,北京作为首都的“图腾”意义如此巨大,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北京市政府,都很难挣脱这股强大的向心力。

  那么,这一次是什么推动了反磁力作用,并最终让行政中心搬迁成为现实的呢?

  当然,可以说“城市病”到了必须下猛药的时候。房价高涨、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犯罪频发……我们在享受城市带来的交易、安全、卫生和娱乐的同时,也无时无刻不被这些“病症”所困扰。而城市的规模和密度,则被视为罪魁祸首。于是,在北京这样的超级城市膨胀到一定程度之后,似乎就不得不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更大,还是更好?

  事实上,北京“瘦身”如同一场屡败屡战的战役。改革开放后,北京一直把控制中心城人口规模作为城市规划的主要目标,但历经三次城市规划,这一目标却屡屡被现实击败:1982版总体规划提出,要把北京市2000年的人口规模控制在1000万左右,但仅仅3年后的1986年,北京市总人口就已经突破了这一数字;1993版规划提出,2010年北京市常住人口要控制在1250万左右,事实上,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北京市常住人口已达1382万;2004版规划提出,2020年北京的总人口规模要控制在1800万,但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北京常住人口已经达到了1961万,同时北京人口年均增长率仍在不断提高。

  这不禁让人想起希腊神话里的西西弗斯。诸神为了惩罚他,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但他每每快要推到山顶,沉重的巨石又滚回山下,如此周而复始,永无止境。某种程度上,北京的人口控制和城市疏解也陷入西西弗斯式的困境,一次次地从终点回到起点。为什么人口控制总会被市场“看不见的手”所击败呢?美国马里兰大学城市规划系教授丁成日用“水坝”来比喻北京人口增长背后的动力机制:假设有一个100米的水坝,水库水面为50米,有一个闸门放水,大坝的泄水量好比流入北京的人口。过去30多年来的经济快速发展,加大了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差别,也加大了城市间的差别,人口向北京流动的动力在加大,这相当于水库的水面在不断地上升;另一方面,劳动制度、住房制度改革极大地弱化了改革前城市人口控制措施的有效性,结果已经无法通过直接的户籍制度来控制北京人口,转而提出“以屋管人”“以业管人”的间接措施,相当于放水的闸门在不断地松动,导致泄水量加大;而且,国家整体发展趋势也在不断释放人口向北京流动的动力,以户籍制度改革、高考移民门槛的松动、事业单位改革为代表,好比国家为了发展加大了闸门口径。在这种情形下,要求大坝的守护人员不准泄水,如何能够做得到呢?

  北京这30年间进行人口控制和城市疏解的理论依据之一,是1972年罗马俱乐部发布的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的观点,即发展应该受资源环境容量的限制。城市经济学的传统观点认为,城市效用函数和城市规模呈现倒“U”形曲线关系。也就是说,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最优规模”,它取决于城市规模正反两个效用的相互对比。在现实中,正面效用主要是城市的集聚效用,负面效用则包括交通拥堵、环境污染、房价高昂、基础设施不足等。经济集聚在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同时,也会使城市的土地和住房价格上涨,这时,企业的生产成本和居民的生活成本均会有所上升。此外,城市的拥挤、污染和犯罪问题都会抵消城市扩张带来的好处。比如拥挤,如果一个人上班路上要比原来多花一个小时,他实际投入工作中的时间就少了,人均产出就会下降。最终,只有当一个城市所带来的正效应超过其生产或生活成本时,企业和居民才会留在这个城市。相应地,城市的最优规模就是最大化劳动生产率的规模。据此理论,在城市跨越最优规模拐点的时候,就应该去控制它变得“过大”。

  然而城市并不存在一个静态的“最优规模”。现实中,大城市的规模效应往往被低估了。早在19世纪末期,英国经济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歇尔就指出,投入品的分享、劳动力市场群聚以及知识的溢出,是导致集聚的三个根本原因。城市的集聚充分论证了这一点。人类是一种高度社会化的动物,正如一个蚂蚁群体可以去做远远超出单个蚂蚁能力范围的事情一样,城市可以做到的事情也远远超过了单独的个人。城市让观察、倾听和学习变得更加方便。“在一座大城市里,人们可以选择同行来分享他们的兴趣,就像莫奈和塞尚在19世纪的巴黎相互找到了对方一样。在班加罗尔和伦敦人口密集的走廊里,思想可以很方便地在人与人之间交流。人们愿意忍受城市里的高房价,正是为了与各行各业的精英人才生活在一起,其中有些人的知识将会对高房价做出补偿。”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在他所著的《城市的胜利》中指出:“超大城市的规模并非过于庞大,限制它们的发展可能会导致更多的困难。”

  事实上,如果把规模经济递增的因素考虑进去,最优规模也将变得越来越大。“大伦敦”规划的操盘手、伦敦大学学院巴特雷规划学院教授彼得·霍尔指出,一种多中心的巨型城市区域,正在高度城市化的地区出现。彼得·霍尔认为,这背后有两个潜在的机制:一是世界经济的全球化,导致了一个全球城市等级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伦敦、纽约和东京是全球性的金融节点,迈阿密、洛杉矶、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和新加坡是“跨国节点”,巴黎、苏黎世、马德里、墨西哥城、圣保罗等则是“重要的国家节点”,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网络。二是信息化,高端经济由制造、加工转向服务生产,尤其是转向处理信息的高端服务业。据统计,发达国家全部就业岗位中的3/5到3/4是服务业,而这中间又有1/3到1/2属于信息处理行业。这一趋势非常强烈,预计到2025年将有80%到90%的就业岗位分布在服务领域,并且60%到70%的就业将属于信息生产和交流产业。因此,已经呈现出一个与18、19世纪从农业经济向制造业经济转变同等重要的长期经济过程,即从制造业向信息化发展模式的转变。最显著的表现就是高端生产者服务业的出现,即由专家顾问提供的知识密集型服务,这是后工业化经济的一个核心特征。由此出现了一个看似矛盾的趋势:当生产分散于全球,服务却越来越集中于少数几个超级城市。一方面,公司之间、服务提供者与客户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让集聚依然有效,而高速发展的电子交流系统和高质量的交通网络又让交流地点不再局限于传统的CBD,它们也可以是分散组团式的,比如在靠近交通节点的若干区域。正因如此,这种需要面对面集聚的功能正在经历一个“集中式的分散”过程,即在一个更广阔的城市区域尺度上扩散,同时又在这个区域内的特殊节点上重新集聚。在这个日益多元化的结构中,后台管理、物流管理、新型总部综合体、传媒中心以及大规模娱乐和运动等功能构成次级中心的内在动力。由此,很多传统的单中心城市,逐渐转变成多中心的巨型城市区域。

  多中心的巨型城市区域的出现是全球性的。20世纪70年代,随着运输成本的减少,制造业比重的不断衰减,美国和欧洲进入后工业化社会,表现出“逆城市化”的现象。有趣的是,在一些城市人口数量持续下降的同时,从80年代开始,在一些美国大城市又出现了人口和收入水平的正增长,这正是因为金融、专业化服务、新技术等思想密集型产业更需要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互动交流。传统观点认为,信息技术的进步会让城市的优势荡然无存:一旦你在偏远的乡村也可以通过维基百科学到知识的话,为什么要忍受纽约的高房价呢?但是,短短几十年的高科技是无法战胜人类数百万年的发展历史的。格莱泽指出:“在网络空间里的交流将永远无法与分享一顿美食、一个微笑或一个亲吻相提并论。互联网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但它只有在与通过面对面方式取得的知识相互配合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互联网企业家在班加罗尔和硅谷的集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同样高度集权化的“超级首都”东京可以作为北京的一个参照系。早在1946年,东京的城市设计者就开始担忧一个超大城市可能带来的种种问题,城市病——“集聚不经济”的典型表现——对东京来说也并不新鲜。前后几版规划可见思路演变:一开始的做法是限制城市的规模和人口,以绿带来限制都市蔓延,随后则是给城市扩容,建新城来疏解功能。直到1976年的规划意识到了东京一极的问题,开始强调在都市圈内应该存在多个核心城市,各有分工但又相对独立,此后的30多年这种“分散型多心多核”模式一直是东京首都圈规划的原则,而最近几年“迁都”的声音也日益高涨。

  可以说,对于北京这样的巨型城市来说,“更大”和“更好”并不矛盾。在它要成为“世界城市”的雄心下,两者甚至是相辅相成的。首都功能的叠加、高速城市化的发展阶段、世界范围内向全球化和信息化模式的转型,都一步步加强着北京的虹吸作用,这注定让控制城市规模的做法变得徒劳。与其控制城市规模,不如为它寻找合适的空间结构,使增长的效益大于成本,这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设立通州副中心等城市结构调整方案的内在动力。而在北京城市结构从单中心向多中心的转变中,行政功能的搬迁无疑会形成最强大的反磁力作用。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38期

  地球上那些贩卖梦想的书店

  《国家地理》旗下的杂志《Destination of a Lifetime》最新一期推出一张“全球十佳书店”的榜单,南京先锋书店是中国以及亚洲唯一上榜的书店。这些既美又有创意的书店,每一家都代表一种梦想中的生活,那本你想入手却一直找不到的书,也许就安静地躺在其中的某个角落。

  南京先锋书店

  美国的CNN和《国家地理》同时将这家书店称为“中国最美书店”。

  创办于1996年,最初是一个17平方米的小店,名不见经传,屡次搬迁。现坐落于一个曾是破旧的地下防空洞和停车场的地下区域内,经过多年的精心打造,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创意十足的阅读和休闲空间。

  先锋书店内有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和仿制的罗丹“思想者”雕塑,收银台是用店主钱小华的三千多本私人藏书堆积而成,独一无二。书店将近4000平方米的空间里,有两张长长的书桌和超过300个座椅,以便读者阅读。此外还设有独立先锋创意馆、先锋艺术咖啡等,不时举办一些讲座、展览,甚至邀请乐队来表演。因为丰富的人文社科类藏书,先锋书店成了南京学生和文人的一个圣地,号称“南大第二图书馆”。

  圣托里尼的

  Atlantis Books

  Atlantis Books的诞生是一个美丽的偶然。2002年,书店的两位创始人到“世界上最浪漫的岛屿”圣托里尼岛度假,发现岛上没有一家书店,喝了几口酒后,二人来了兴致,决定自己开上一家。十多年来,这家小小的独立书店做得有声有色,多次被评为“世界上最美的书店”。

  店内空间不大,但各个语种的书应有尽有:希腊语、英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法语,还有满满两书架荷兰语的书。最有趣的是,书店提供常驻猫咪的“租赁服务”,可以租一只喵陪你看书,看累了还有床铺可以打个盹儿。除了卖书,书店还会举办文学节日、读书分享会以及传统的老式舞会,也时常组织话剧演出、放映露天电影。

  全球十佳书店

  No.1 希腊 圣托里尼

  Atlantis Books

  No.2 墨西哥 墨西哥城

  Cafebrería el Péndulo

  No.3 加拿大 维多利亚

  Munro's Books

  No.4 阿根廷 布宜诺斯艾利斯

  El Ateneo Grand Splendid

  No.5 美国 波特兰

  Powell's City of Books

  No.6 美国 爱荷华城

  Prairie Lights

  No.7 法国 巴黎

  Shakespeare and Company

  No.8 澳大利亚 悉尼

  Gertrude & Alice Café Bookstore

  No.9 中国 南京

  先锋书店(Librairie Avant-Garde)

  No.10 比利时 布鲁塞尔

  Cook & Book

  有这些超酷的存在,实体书店怎么可能消亡?

  John K. King Used & Rare Books

  北美最具人气的旧书集合店   1965年,John K.King在美国底特律的Dearbourn创办了这家书店,后搬迁至密歇根剧场。1983年,John买下一家手套工厂,将其改造成了书店,被美国知名的网络杂志Salon称为“北美最大最奇妙的收藏店之一”。

  书店共有四层楼,藏有100多万本图书,分成900多个类别。部分罕见的珍贵藏书需要预约才可以翻阅,这些稀有书籍可以通过网络追踪书号,节省了顾客寻找的时间。

  这家书店的运营之道,一是针对不同客群提供承载不同信息的书籍;二是坚信在互联网时代,真正有价值的知识往往存在于难以获得的书籍之中。

  Books for Cooks

  美食与书可以兼得

  读书的同时可以鉴赏美食,在Books for Cooks就可以做到。

  这家只卖食谱的主题书店位于伦敦的诺丁山区,面向全世界收购出自名家之手的食谱,容纳了上万本美食食谱和关于美食的历史学、营养学—养生等书籍。

  为了帮读者检验食谱是否实用,该书店开辟“检验厨房”(Test Kitchen),每天从书店出售的食谱中选出一条做菜,给摆在书架上的书带来了生命。“检验厨房”的菜天天不重样,只需付很少的费用就可以享受一顿午餐。5英镑两道菜(前菜、主菜),7英镑三道菜(加甜点),这个价格在伦敦可算是超值。此后驻店厨师会将客人的反馈和自己的心得写成食谱点评,书店还会出售他们的食谱点评书。

  除了书店和厨房,这里还开设不同主题的烹饪工作坊和试吃活动,让你读万卷书,吃万国菜,身心都满足。

  Stanfords

  世界最大的旅游主题书店

  这家书店位于英国伦敦,建于1853年,这家历史悠久的书店曾有很多著名的旅行家光顾。店内挂满了地图和地球仪,凸显着旅游的主题。这里最具特色的是马车游览服务项目以及定制地图服务。整个书店分三层,按照不同的国家划分区域,找起书来非常方便。除了卖书和地图,还有很多和旅行相关的小玩意儿,有的非常实用。

  当书店具备了生活服务价值时,它所承载的不仅是知识,还有回忆。

  Amazon Books

  实体书店的另一种未来

  快要把实体书店逼死的亚马逊,2015年11月在美国西雅图的购物中心University Village开设了旗下第一家实体书店。据报道,亚马逊会继续扩张版图,2016年夏天在圣地亚哥购物中心开设第二家实体书店。

  在亚马逊的实体书店中,书籍的陈列方式与传统的书店不同,而是类似网上书城,全部封面朝上,这些书都没有标价,顾客可以通过智能手机中亚马逊的应用程序确认价格(实体书店和网上书城价格相同),还可以体验Kindle、Echo、Fire TV以及Fire Tablet等亚马逊硬件产品。

  Amazon Books的副总表示:Amazon Books将是Amazon.com的实体延伸,亚马逊将利用超过20年的在线书籍销售经验去展开线下经营,例如,采用大数据为读者筛选书籍、让读者省时的分类逻辑,除了价格等基本信息外,加入读者对书籍的总体评价,并精选出一些读者的反馈。

  延伸阅读

  《书店时光》,(日)清水玲奈 著

  这是一个即使没有纸张也可以读书、不需要到书店就可以买到书的时代,然而,依旧有很多人对书店充满热情,甚至着迷。实体书店到底有着怎样独特且经久不衰的魅力?这本《书店时光》精选独具个性的20家书店,通过深入每家书店进行实地采访而写成,将带领读者进行一次“世界书店之旅”,一窥这些书店成功的奥秘。

  来源:中国国家旅游   2016年9期

  压力太大多听音乐有好处

  英国皇家音乐学院与伦敦帝国学院医学系研究人员对117名准备去听音乐会的成年人展开实验。首先,研究人员在音乐会开始前提取了这些人的唾液样本,并在音乐会进行60分钟后进行再次提取。实验分析表明,60分钟后,这117名观众的咬肌有所放松,且皮质醇水平普遍降低。实验结果并不受年龄、对音乐的了解等因素的影响。这一结果说明,听音乐会确实能够放松心情、舒缓压力。

  为何太晚睡觉总会让人感觉睡不够

  最近,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在果蝇中发现一种与睡眠冲动有关的脑细胞,或可解释拖延睡眠时间导致慢性嗜睡的原因。虽然果蝇与人类在外表上存在非常大的差别,但是仍然与人类共有许多相同基因甚至行为,因此这项研究或为解决人类睡眠障碍提供新的见解。

  来源:养生大世界   2016年9期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