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街道图书馆 社区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送书服务点 中学图书馆 小学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第二外借、综合阅览、自习室
周一至周四:09:00---20:3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第一外借室
周一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
周二至周四:13:00---19:0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寒暑假)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每周一休息)
外文阅览、地方文献、创意文献
周二至周六:09:00—17:00
(每周一周日休息)
东总布胡同38号
周一至周五:09:00---21:00
周六至周日:09:00---17:00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中国国家图书馆
列表首都图书馆
列表中国图书馆学会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知识信息 首页 > 互动专栏 > 信息服务 > 知识信息
2018年第6期
发布日期:2018-10-27  阅读数量:

  知识与信息

  2018年第6期

  目  录

  一. 话 题

  伟大与卑微

  二. 悦 读

  开了五百年的露天图书馆

  “大家小书”受青睐

  三. 点 滴

  语 丝

  一面缘,须臾老

  伟大与卑微

  一.

  上世纪,以哲学思想著称于世的人物,谁也不会把海德格尔弄丢了。他出色的教学,“惊人的首创能力”,以及 《存在与时间》 等一系列大作,无不让我们敬仰。

  然而,就这位哲学家,却在1933年5月1日正式加入了纳粹党,还参与纳粹学生焚毁犹太作家写的书籍,像“任何原理和理想都不是存在的准则,元首本人而且只有元首本人,才是今天的和未来的德国现实及其法则”这样的话也出自他的口。有人问,希特勒这样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粗人怎么能领导德国的时候,他的回答竟是:“教育根本无关紧要,你只须看看他的那双手,多了不起的手!”

  这些“思想”也会出自海德格尔?

  卢梭,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先驱,他以 《社会契约论》 《爱弥儿》 《忏悔录》 等著作光照人世。平等、民主是他的主要思想,诚实、坦荡是他的主要品德。

  就是这个卢梭,他在维尔塞里斯夫人家当仆人的时候,他把朋塔尔小姐的一条旧丝带偷了出来,被人发现后,反诬陷是玛丽永女仆拿给他的。“玛丽永是一位和善、聪明和绝对诚实”的姑娘,在劝他扪心自问时,他仍然极端无耻地一口咬定是她给他的。她对他说,“我一直以为你是好人,你害得我好苦啊,我可不会对你这样”,但也未能激发出他的良知。

  卢梭与一个叫勒瓦塞的女仆同居33年,与她生了5个孩子。他把这些孩子一个一个送进育婴堂,有4个连生日也不写,更没有名字。当时法国的育婴堂,他完全清楚,只有5%的孩子能长大成人。就这样,他一面频频弃婴,另一面还在“谆谆教导”他人如何养育好自己的子女。

  我们本不该相信这些是事实,然而,它们都是真实的!

  伟人并不一直都在伟大,他们也有许多渺小和丑陋,甚至连上帝也不例外。耶和华应该是完美无缺了吧,十分想不通的是,他为了考验亚伯拉罕对他的忠诚,竟然吩咐他把爱子以撒,献为燔祭 (烤烧后祭祀)。以撒可是拉伯拉罕唯一的寄托啊,作为上帝,要考验忠诚什么办法会没有,非得出这么一个馊主意?他让亚伯拉罕带着儿子走了3天,儿子背柴,父亲一只手举着燃烧的松明,另一只手握尖刀。可怜的以撒问出了“我的父亲呵,木柴和火都有了,可燔祭用的羊羔呢”之后,也不罢休。亚伯拉罕把吓得魂飞魄散的以撒绑了起来,放在木柴上,耶和华仍不心动。直到亚伯拉罕举刀刺去那一刻,才通过天使拦住。

  真不知上帝是怎么想的,难道他的仁慈和教诲,就靠这些门道去实施?

  这虽然是一个神话,神话也道出了某种真实。

  我们不用太过贱视自己,其实伟人也有卑劣的一面。一个人 (看来也包括神),如果他只有伟大,那都是人喝多了酒,硬涂抹上去的粉饰。

  重提这些故事,不是否定伟人的存在,只是想让已经立于云端的人物,能够看清自己的真实坐标,让每个卑微的人都能精神振作起来。

  做到这点真的很难。说句俏皮话,连“上帝”好像至今也没有什么追悔,也与那些“马不知脸长”的人一样,自我感觉良好着。

  二.

  1984年,埃塞俄比亚遭受一场空前饥荒,700万人在死亡线上挣扎。加拿大记者布莱恩·斯图尔亲眼目睹2岁的玻函·沃尔杜,自她父亲的臂弯中滑了下来,掉到地下。不远处,她的墓穴已经挖好。

  一个挚爱生命的护士,希望小生命还能生还,给她注射了一针体液补充液。边上的那位加拿大记者摄下了这段情景,还有那张煞白的脸。

  1985年夏天,巨星义助非洲慈善演唱会通过电视向全球10亿观众现场直播,也剪辑了那次摄下的玻函的面孔和墓穴。谁知这段剪辑震撼了10亿良心,慈善款一下筹集到了3.3亿美元,创下了人道捐助的历史纪录。

  2005年7月2日,巨星义助非洲慈善演唱会,再次在8个发达国家同步举行,全球顶级歌星和100多万名歌迷,再掀慈善飓风。由挚爱而起死回生的玻函·沃尔杜也来到了现场,“20年前,她距离死亡只有20分钟”,屏幕上再现玻函那张失血的面孔。此刻,她健康活泼,就与同欢伙伴一道站在台上,那颗苦心就是这样被爱心点化成开心的,她对这个世界充满希望,她早在2000年已是一名大学生。

  此刻,一切话语都是多余的,在场观众热泪盈眶,场外观众热泪盈眶。慈善義助,再次推向巅峰。

  一位普通记者;一个死神掌心的孩子;一名无名护士。护士受爱心驱动给孩子补了一针;孩子离坟地只一步的时候撞上了运气;记者因道义按了一下快门,就这样,组合成了世界良心,一次次激励着亿万民众向善、向慈。他们已成了关爱生命的代言人,成了人类爱心的一个缩影,在亿万人心目,他们已是很了不起的模范和英雄。

  又道是“下下人有上上智”,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离“上上智”很近。

  卑微与伟大就这样毗邻着,而爱心可能是一条捷径。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6月3日

  开了五百年的露天图书馆

  在法国巴黎的塞纳河岸,有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塞纳河岸的旧书摊。这些旧书摊从16世纪开始存在至今,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图书馆”。

  这些旧书摊位于塞纳河的左右两岸,左岸的数量多于右岸,这也与巴黎“左岸”文化格调一脉相承。虽然,历经五百年沧桑巨变,但这些旧书摊的架构一直没有多大改变,全部都是由绿色铁皮箱简单组合而成,箱体则被直接固定在河堤护墙上,营业时就打开铁皮,将箱子里摆满的各种旧书籍朝外,方便读者翻阅。虽然塞纳河岸经常下雨,但这难不倒书商,如果遇到突如其来的大雨,他们就会顺势将铁皮箱合上,然后上锁。

  旧书摊虽然简陋,每天却吸引了不少文学爱好者来访,读者中既有平民百姓,又有“王公贵族”,像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就是这里的常客。而更多的读者则是古籍爱好者,这些人大部分是来这儿“淘宝”的,人们也常常满意而归。

  旧书摊的经营者,并不都是纯粹的商人,很多都是退休的教授和学者,对于每一个来书摊的读者,他们都举止儒雅,彬彬有礼,从不主动拉客或强卖。如果读者看上了哪一本书,老板就会笑盈盈地告诉对方价格,交易完成后,还会赠送一个精致的小书袋,方便购买者携带。如果读者没有购买意向,老板也绝不会主动推销,而是自己埋头看书,读者则随意翻阅,互不干扰。

  伯努瓦是其中一家旧书摊的老板,今年75岁。退休前他是巴黎第六大学的一名历史学教授,而他经营的旧书摊是爷爷和父亲留下的。为了将旧书摊传承下去,他放弃了舒适的退休生活,每天和老伴准时开张。有媒体记者曾问他:“您认为在日益发达的网店与互联网的冲击前,这些旧书摊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伯努瓦回答道:“我认为旧书摊的存在至少有这些功能和意义:一是作为世界上在历史、文化传承方面领先的国家之一,法国自然要尽力保护塞纳河岸的旧书摊;二是巴黎旧书摊本身也是商业店铺的一种,也有上游的供货商、中游的经营者与下游的消费者等;三是塞纳河岸的旧书摊早已成为‘巴黎一景’,不少游客到巴黎必要慕名前来,而那些文人學者更是期望从中‘淘’出有价值的古书、旧杂志和版画。所以,这些旧书摊不仅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还应该加强和扩大,这无疑对法国文化乃至世界文化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为此,伯努瓦曾联合所有旧书摊老板,多次上书巴黎政府,希望由政府出面,为旧书摊申请“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为了保护这些存在了五个多世纪的历史文化奇迹,巴黎政府早在1859年就出台了关于旧书摊的管理规定:由市政府设立定点旧书摊位,每个摊位不得长于10米,并给予特许经营权;一个旧书摊位由四个书箱构成,其中最多只有一个书箱准许出售旅游纪念品,其余三个书箱必须出售古书籍和古董;旧书摊无须缴纳租金和使用费,但每周至少要营业四天。时至今日,塞纳河岸的旧书摊也只有240家,位置、数量以及风貌都基本保持了原来的模样。

  对于伯努瓦的申请,巴黎市政府也予以高度重视,并于2018年5月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了申请。对此,伯努瓦高兴地说:“如果能够申请到‘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塞纳河岸的旧书摊就能够获得政府和社会各界更多的资助,那时,将吸引更多游客前来光顾,这些旧书摊也将焕发出勃勃生机!”

  来源:《知识窗》  2018年10期 

  “大家小书”受青睐

  最近,北京出版集团和北京大学元培学院举办“向大家致敬”人文宣讲活动启动仪式暨“大家小书”百种出版学术研讨会,与会学者热议“大家小书”在学术文化出版界的影响。

  北京出版集团2002年开始出版“大家小书”丛书,迄今已经历时15年,出版122种,涵盖文学、艺术、历史、哲学、语言学和社会学等多门学科。“大家小书”著作者,都是近几十年来学术界耳熟能详的专家学者,像古汉语专家王力、历史学家顾颉刚、佛学家赵朴初等,他们将自己毕生所学所思凝结的精神产品奉献给大家。

  这套丛书为什么叫做“大家小书”,“大家”和“小书”是什么关系,出版社秉承怎样的图书出版文化理念?“大家小书”是“大家”写给大家看的书。所谓“大家”,一指作者是“名家”,二指讀者是大众。“大家”用几万或者十几万字的篇幅,凝练了其所思所想。尽管叫“大家小书”,但就其分量而言,非但不小,反而相当重。这套丛书每本的篇幅都小,读者即使细细地阅读慢慢地体味,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可以充分享受读书的乐趣。如果把它们当成补药来吃也行,剂量小,吃起来方便,消化起来也容易。

  “大家小书”也收入著名诗词研究家叶嘉莹的《名篇词例选说》,她说,“大小之间关系密切,你没有大的根底,就讲不出来很确切的小的东西。没有大的修养,想写小的也是浮光掠影,不会有很深刻的见解,也不会讲到真正的生命的所在。你的知识、学问、修养,一切都有密切的关系。”

  “大家小书”出版的图书,都是学术界文化界公认的大家的学术文化普及精品,已在学术界和读者之间得到广泛的认可和关注,成为国内人文社科领域具有良好口碑和影响力的丛书系列。这种“小书”篇幅虽小,却含有丰富的学术内容和研究价值,读者可以“小中见大”,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学术、文化经典。其中,有的引导文学欣赏,如夏承焘的《唐宋词欣赏》;有的介绍入门路径,如顾颉刚的《中国史学入门》;有的传道授业解惑,如赵朴初的《佛教常识问答》;有的是学科概述,如姜亮夫的《敦煌学概论》;还有的则是学科历史扫描,如竺可桢的《天道与人文》……

  现今,阅读的碎片化、浅阅读、缺乏深度和注重消费的追求,让一些人产生了轻视经典、甚至消解经典的态度,甚至把阅读学术文化大家的著作视为畏途。“大家小书”丛书的出版,是倡导阅读文化的大境界,树立学术阅读、文化阅读的新风,坚持出版学术文化精品。“大家小书”丛书引导人们走近学术文化经典,可以促使人们对阅读生活尤其是经典阅读进行反思。“这种‘小书’篇幅虽小,却含有丰富的学术内容和研究价值,读者可以‘小中见大’,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学术、文化经典。”这更显示出对待学术文化在思想上的成熟、精神上趋向深邃厚重,和对文化经典的敬畏与固守的态度,也必将在我们对传统文化精神的认同方面带来积极的影响。

  “现在很多中国学者,没有几十万字的著作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出版,已经出版的很多书是注水书,把史料填进去,字数越来越多。季镇淮用狮子搏兔的姿态写就的《司马迁》,语言讲究、视野独到、定位大众的朱光潜的《谈美书简》和朱自清的《经典常谈》,这样的小书哪里去了?”“小书哪里去了”成为文化学术研究出版不可回避的问题。

  学术文化研究图书出版中,“很多书是注水书,把史料填进去,字数越来越多”,这的确是目前中国学术文化界、读书界所折射的一些现象,学术文化界、读书界被浸染上或带上这个时代的一种流行病症———浮躁。不少写作者的心态,是自己浮躁,钻的又是社会上浮躁情绪的空子。

  “大家”把精粹的见解写成小书,是若干年的积累凝练。“大家小书”让人们认识到真正的学问用小书也可以表现出来,而且也可以有很强的生命力,像姜亮夫的《敦煌学概论》;有的是对一门学问的呼唤,像陆宗达的《训诂简论》;史学史创始人白寿彝的《史学遗产六讲》,观点则有现实的指导意义,对今天臃肿虚悬、华而不实以及大而无当的文风是一种挑战。这样的“大家小书”的图书精品,会持久发挥着它的文化的、思想的、知识的、精神的和人文的影响力。

  来源: 《华人时刊》      2018年7期

  语 丝

  当一个人开始拿他从事的事业逗乐时,你很难知道他是在笑还是在哭。

  ——《米格尔街》

  世界如其所是。那些无足轻重的人,那些听任自己变得无足轻重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位置。

  ——《大河湾》

  我只希望以个人的方式,列出我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接触过的写作。我说写作,但更准确地说,指的是洞察力,一种观察和感觉的方式。

  ——《看,这个世界》

  我们真正为之受到惩罚的谎言只有那些我们对自己说的谎言。

  ——《自由国度》

  我这一辈子,时时不得不考虑各种观察方式,以及这些方式如何改變了世界的格局。

  ——《作家看人》

  来源:《读者》   2018年21期

  一面缘,须臾老

  古人重视“一面之缘”,叙谈中时有映射,如:“当年,我与令师曾有过一面之缘。”说话之人忆至昔日,多半会对眼前之人加以眷顾,先前有所冒犯,也一并恕了。

  这话放今天讲,并以行动“恕”且“眷”,怕也要顯酸腐了,落个“迂”字当头。或许时代变了,认识生面孔只是寻常事,就是一个檐下的也没什么情分可讲,你来我往,皆是匆匆过客。以共事为例,有冲突的自不必说,明里梁子,暗中怨怼;人畜无害的也能受累:软柿子任捏,找些事给你受用;或“就看你不顺眼”,揪的是自己心中的那股闲气。

  缘悭一面,相逢是福,且惜之。蕴蓄的是一种跨越时空的文化。其实,后头还跟着一句“弹指须臾”。

  一须臾是多久?据印度《僧只律》换算,为48分钟。谈不上长,须臾间,韶光暗淡,年华老去;也说不得短,须臾间,顿悟通达,克敌制胜。多么发人深省呀,与其空逝,不如尝试扭转。

  看在一面之缘,心宽宽,气和和;看在须臾即逝,淡去不如意,唯留四季风光,随本分徐行。

  来源:《知识窗》  2018年10期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