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饰古籍资料库
现代服饰资料库
首页 |馆藏书目 |品牌与设计师 |服装资讯 |服饰论文 |服装展览 |图片库 |视频库
 
背景图首页 > 专题文献 > 服饰文献 > 服装资讯
搜索
 
论文检索论文检索
服装古籍检索服装古籍检索
展览检索展览检索
图片检索图片检索
服装书目检索服装书目检索
设计师检索设计师检索
服装资讯检索服装资讯检索
背景图
  服装资讯
只听名字都美到让人落泪的好颜色
字号:    发布时间:2019-03-19  来源:sohu时尚

 

有小可爱跟氧叔预言,说19年将是死亡芭比粉卷土重来的一年,这一点在Giorgio Armani Spring/Summer 2019米兰大秀上初见端倪。

当死亡芭比粉从被嫌弃到重回主流,我们就该明白,没有不“好看”的颜色,时尚流行不过是一个轮回。

今天氧叔想跟大家聊聊有关色彩美学的部分,属于#提高美商#系列中的色彩篇~暂且不聊流行色,就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古人在制作和运用颜料中衍生出的独特色彩审美。

古代正色的标准

依据考古发现,早在先秦两汉时期,画家们实际使用的颜料就达22种。这22种颜色可以归纳为古代五大类色(泛指)——青、赤、黄、白、黑。

宋徽宗《芙蓉锦鸡图》

先秦时期的五正色的色相是以雉(俗称野鸡)羽毛的特征为标准的——青色是蓝草染出的一种靛蓝色,色泽浓艳而沉静;赤色也就是朱砂深赤色;黄色是含赤的黄色;白色是纯白色;黑色是漆黑色。

 

《周礼》用雉的羽毛做为染正色的标准,不仅在于郑玄对《周礼》的注解,更有其社会合理性。

1."雉”为吉鸟

古人习惯将身边的动植物赋予人为的感情色彩。《周礼·春官·大宗伯》:“士执雉。”郑玄注:”雉取其守介而死,不失其节”。从记载可以看出,雉是人格品德的象征,是吉鸟。

不仅如此,雉还被当做祥瑞之鸟。《史记·殷记》:“帝武丁祭成汤,明日,有飞雉登鼎耳而雊”。古人相信雉鸟登鼎,象征王者有德,是祥瑞之兆。现代学者研究认为,从古到今象征祥瑞的五彩凤凰的原型就是五色齐备的长尾雉鸟。

2.雉的羽毛五色齐备

雉羽毛上主要有五种(青、赤、黄、白、黑)颜色,毛色分明。在五行五色学说流行(秦汉时期)之后,野鸡被当做五德具备的象征。

正因如此,雉作为五色齐备的吉鸟,并且在古人生活的生态环境中极易见到,所以自先秦开始的工艺实践中,就逐渐作为染色的参照标准。

色彩颜料渊源

1.染青

《大戴礼记·劝学》:“青出于蓝而青于蓝” 。这里所说的青是一种由蓝草染出来的蓝色。而蓝所指的是蓝草,先秦时期将可制取靛青的植物皆可称“蓝”——一般熟知的是菘蓝、寥蓝、马蓝(俗称板蓝根)等。

马蓝(板蓝根)

远在石器时代,人们用手搓揉蓝草的鲜叶,发觉手上起初是绿色,用水沖洗后逐渐变为耐久不褪的蓝色。

因为这其中发生了化学反应,绿色的叶汁变成蓝色,所谓“青”所指的就是这种蓝色。

这种蓝色牢度很好,耐日晒和水洗,颜色鲜艳,古朴雅致。

2.染赤

自先秦时期开始,赤色染料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朱砂这种矿物染料。

从考古实物和有关文献来看,古代使用朱砂对服饰进行染色,主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直接涂绘;另一种使用粘合剂染朱砂。

先秦已将粘合剂的染色方法运用于染丝、绘画等工艺中,很多出土文物证实这一点。

对龙对凤纹锦

1974 年在长沙发现的战国丝织物“朱条地暗花对龙对凤纹錦”就是经二重染织。一种是朱砂染成,和它紧靠在一起的另一条的另一种经丝是淡褐色植物染料染成的。两种色丝上下交织,彼此之间很少有沾染现象。这证明原来染朱砂时加了粘合剂的,而且粘结的相当牢固。

 

另一种,则是利用植物进行染色。我国传统染赤的植物有茜草、红花、苏木等多种,先秦文献中可以确认的是茜草。文献中多有记载——《诗·郑风·出其东门》:“缟衣茹藘,聊可与娱”。

使用茜草根染色时,如果不加媒染剂,只能在织物上染成浅黄色。《诗经》中记载茜草染成绛、赤色,显然是用了媒染剂。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起绒锦局部

3.染黄

染黃色染料也主要是矿物黄色颜料和植物性染料。先秦时期使用黄色矿物颜料主要是石黄、雄黄之类。这类矿物在文献中早有记载,《山海经·西山经》:“……曰皇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黄。”考古发现也证明我国西周时期就在黄色矿物颜色染丝织物。

我国传统黄色植物染料有槐花、姜黄、栀子、黄檗、柘黄等。可以确定是先秦黄色染料的有栀子、黄栌、荩草。

黄栌

栀子不经媒染的染色比较方便,一般将栀子的果实研成细粉,然后用水涅渍提取色素,可以将织物浅黄色。

如果将栀子果实粉末的溶液浸泡一段时间,然后织物放入溶液中,慢慢加温煮沸溶液,一段时间后,织物就被染成鲜艳的黄色了。如以铝、铜、铁、锡等化合物作媒染剂,栀子溶液可以染成灰黄、赤黄、绿黄等不同的黄色。

荩草的茎叶中含有黄色素,可以不通过媒染剂,直接染成黄色。

如果以明矾为媒染剂,可以染成鲜黄色。

4.染白

丝绸的本色一般来说就是白色。从文献记载和考古发掘来看,先秦时期也使用染色的方法染白,其染白的方法主要是通过矿物颜料染白。可以证实的先秦纺织颜料有硫化铅、绢云母、蜃灰等。

绢云母

云母的晶体为鳞片状,具丝绢光泽,有灰色、紫玫瑰色、白色等多种颜色。在我国分布广,储藏量大,所以古人用它来作织物染料并不足为奇。如果使用絹云母不仅会使白色更厚重、沉着,也使其更富有光泽。

 

5. 染黑

我国传统染黑植物染料有五倍子、乌桕、皂斗。先秦時期染黑色有多种方法,主要采用栎属树木的果实。

对比雉身上黑色,黑点如漆,是一种十分纯正的黑色。试验证明麻栎以铁盐染成漆黑的颜色,与雉羽毛上黑点十分接近。

美善合一的色彩审美

没有雕饰的玉器、不加染色的纺织品、未着色的工艺材料在先前文献中称之为“素”。作为审美范畴的“素”指的是质朴无华的自然本色之美,也就是其本身的材质之美。

而重视色泽的传统是色彩审美上一个相当引人注目的现象。器物的材质之美,从外观上看就是色泽之美。

孔子色彩思想的基本观点是美善合一。这一观点不仅极大影响后世,而且也代表了当时维护周礼的正统美学观。

黑白灰固然是一种极清冷的美法,但色彩的绚烂夺目之美,更是异常动人,好的配色向来都是视觉盛宴。

今天的色彩审美就到这里~

背景图
 
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 东城区第一图书馆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