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请读书目
合作分馆 街道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第一外借、综合阅览(周一全天闭馆消毒)
周二至周日:09:00---11:30
消杀时间段:11:30---13:30
周二至周日:13:30---16:00
第二外借室(疫情期间暂停开馆)
周一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疫情期间暂停开馆)
周二至周四:13:00---19:0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寒暑假)(疫情期间暂停开馆)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每周一休息)
外文阅览、地方文献、创意文献(疫情期间暂停开馆)
周二至周六:09:00—17:00
(每周一周日休息)
东总布胡同38号(疫情期间暂停开馆)
周一至周五:09:00---21:00
周六至周日:09:00---17:00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首都图书馆公共文化云
列表东城区文化云平台
列表首都图书馆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知识信息 首页 > 互动专栏 > 信息服务 > 知识信息
2020年第1期
发布日期:2019-12-21  阅读数量:

知识与信息

2020年第1期

  一. 话 题

  先开始再说

  二.悦 读

  什么成就了经典

  “闲”会使你累

  三.点 滴

  语 丝

  先开始再说

  “乘兴而行”的故事,许多人都知道。

  王徽之在山阴,冬夜见大雪,酌酒,看四处皎然,彷徨,咏左思《招隐诗》。他想起戴逵在剡,连夜坐小船去见,天亮到门前了,转身回家,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这事听上去,像苏轼夜游承天寺的翻转版,“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造门不前而返,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张?’”,人们总感觉这不像苏轼做的事。

  且说王徽之这么做,被《世说新语》列入“任诞”,意思是任性放纵。的确,他的心情不难理解,人做事,三分钟热度,也许天寒下雪,一路坐船赶去时已经不爽,到门前,耐心用完了。但大多数人,哪怕耐心用完了,总会寻思,来都来了,于是顺便见一见戴逵。

  王徽之就是不在意这“来都来了”。这一夜的沉没成本不要了,走。他是能割舍得下的人。

  《世说新语》的另一个故事,也说王徽之很舍得下。他弟弟王献之过世,王徽之就将王献之的琴摔了,是谓“人琴俱亡”。

  普通人的心中,为什么会有诸多舍不下的东西呢?经济学家会念叨沉没成本,来都来了,已经为此付出了,总得有始有终吧。

  但许多人未必有这么理性的经济学头脑吧?1927年,布鲁玛·蔡格尼克指出,相对于已完成的工作,人比较容易在意未完成的、被打断的工作。这也就是所谓的蔡格尼克效应。

  比如苏轼去访张怀民看月亮,这事完成了,大家觉得理所当然;王徽之雪夜访戴逵,没完成就回去了,大家就觉得有些怪。

  所以电视连续剧要告诉你未完待续,评书的章回之間会有“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尽未完之事,总能惹人情肠,这算是人的普遍心理。

  故此才显得王徽之真是舍得,真是狠得下心。

  乐毅离开燕国后,写了著名的书信:“臣闻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但他这话其实也是事后的说辞了,毕竟,他也是被燕王的猜忌逼走的。

  这种心理,自然也有积极的用途。

  威廉·福克纳和雷蒙德·钱德勒都表达过类似的意思:他们偶尔会先构思好一部小说的结尾,然后编织情节,看故事如何到达这个结尾。这样写起来很有动力。

  尼尔·盖曼说他写作的诀窍:“写,写完一个,持续写。”

  吉恩·沃尔夫更干脆:“开始写下一个!”

  别再思前想后,先开始了再说。

  除非你恰好是王徽之那样的性情,否则,“未完成”的心理会一直啮咬你,让你自己继续下去。

  先开始再说。

  来源:《看天下》2019年第28期

  什么成就了经典

  经典就是最有用的作品吗

  不一定。

  你说《战争与和平》有用吗?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有用吗?它们不能教你如何赚钱,如何处理职场关系,如何当上CEO、迎娶“白富美”。它们不可能让我们变得富有,甚至不可能提供衣食住行所需的基本生活资料。

  为什么要读经典

  因为人生仅掌握有用的知识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来自精神世界的激励。那些经典名著可以唤起生命的激情,唤醒人的灵性,只强调实用性的书做不到这一点。我记得读大学时,给我最多鼓励的不是老师或同学,而是独自坐在图书馆里读《约翰·克利斯朵夫》的时刻。读到“江声浩荡,自屋后升起”,读到音乐家第一次遇见音乐时的情景。

  在这部1300页的著作里,有一两处是我毕生难忘的,那些文字开启了我人生新的篇章。

  我们现在都讲刻意练习,讲1万小时定律,要熟练掌握一门技术需要练习1万小时;讲一个人成为专家需要经过二三十年的训练。凡称得上事业有成的人,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如果没有精神上的激励,没有生命激情,没有理想和情怀、诗和远方、头顶的星空,没有使命感,怎么可能会坚持一份事业几十年而不懈怠、不厌倦?经典名著给予我们深沉的精神激励,这是那些所谓实用的书或鸡汤文做不到的。

  经典一定是高雅的、严肃的吗

  也不一定。

  有不少经典名著,在它们诞生的时代属于流行读物,像我国古代的《诗经》,其中的“国风”大多是各地的民歌。日本的世情小说《源氏物语》,在平安时代几乎就是人手一册的通俗小说,而且内容也不太高雅。

  这样的例子,古典音乐里面也有不少。像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和《魔笛》就相当于当时的娱乐大片,整个维也纳和布拉格,大街小巷,人人爱唱费加罗的咏叹调。小约翰·施特劳斯的圆舞曲,如今是我们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听的高雅音乐,但在作曲家生活的时代,那就是《江南style》,是流行舞曲。在此之前,欧洲人爱跳小鸡、小鸟一样缩手缩脚的小步舞,圆舞曲却仿佛讓整个维也纳都旋转起来,人人都跑出来跳这种“广场舞”。所以说,经典未必是高雅的、严肃的。

  经典一定是几百年前的吗

  也未必。

  曾经的流行歌曲,像披头士和猫王的歌,很可能以后会成为20世纪的经典,约翰·列侬和猫王的传记已经被列入古典音乐名家系列。况且我们发现,眼下流行的音乐未必比百年前的经典作品逊色。

  有一次,我去听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的仲夏夜音乐会,音乐会把约翰·威廉姆斯写的《哈利·波特》的主题曲《海德薇》和1891年由洪佩尔丁克创作的儿童歌剧《亨赛尔和格莱泰尔》的序曲放在一起演奏,一比较,显然《哈利·波特》的主题曲比100多年前的儿童歌剧更生动优美,更引人入胜。所以说,我们现在的作品未必不如100多年前的经典乐曲。音乐不分流派,只有好音乐和不好的音乐之分;经典也不分时代,只有好作品和坏作品的差别。

  经典一定是复杂的、难以理解的吗

  经典是精华,当然不是那么容易读的,需要一定的阅读和生活经验的积累。

  我们同时又会发现,经典作品的细节部分其实非常通俗,大多取材于民间,简单朴素,亲切有力。我觉得最典型的作品是贝多芬的。他写的《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里面的音乐核心很简单,简单到群众大合唱的水平。比如阐释“命运之神在敲门”时,用“灯灯灯等”“灯灯灯等”这样的节奏来表现,两个音,一个三连音的音型,这样两个不到一小节的素材,居然给他建造成一座粗犷而结构精密的宏伟宫殿,调性的变化、和声的新颖程度、结构的说服力,都令人叹为观止。不只是贝多芬的交响曲里面会用到这样的结构,马勒这样风格复杂庞大到颓废的后期浪漫派音乐家也喜欢这样写。马勒的《D大调第一交响曲》里,出现了我们最熟悉的童谣《两只老虎》,而且被改成温柔的小调版。这里就体现了德奥古典音乐健康质朴的审美追求。经典有什么品质

  经典必须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我们不要总觉得现在的听众不行了,其实每个年代的大众都一样,都喜欢通俗的娱乐化作品。但同样是娱乐化作品,莫扎特的歌剧流传了下来,当年比巴赫更著名的泰勒曼的作品几乎不再有人听了。为什么?抱着这个问题,我认真地听了泰勒曼的一些乐曲,它们好听、简短、轻快,但是跟巴赫和莫扎特的作品相比,他的音乐除了轻快好听,就没有其他可以沉淀到听者心里的东西了。没有新颖的乐句,没有深刻的想法,没有有说服力的音乐组织,表面的优美很容易沦为轻浮。巴赫和莫扎特的乐曲,在情感表达、结构组织、音乐审美、时代感等各方面都经得起反复推敲解读,并提供了开放式诠释的可能性,这大概就是经典的品质。

  每个年代的代表作都是经典作品吗

  我想也未必。

  各个年代的代表作,往往因记录了那个年代的特征而引起大众共鸣,但不少作品都随年代消逝而被遗忘。在音乐史上,正歌剧一度非常流行,场面铺张奢华,唱段冗长炫嗓,剧情千篇一律,讲的都是帝王将相的伟大功绩。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歌剧呢?因为当时的音乐家是被宫廷贵族雇用的,歌剧院建在皇宫里面,歌剧演给帝王将相们看,自然都是为了歌颂他们。后来到莫扎特时代,歌剧院开始建到城市中心,普通人也可以买票去看了。受众群体变了,歌剧的题材和音乐风格自然都跟着改变。莫扎特也写过正歌剧,而且写得不逊于他那些为人们所喜闻乐见的讲街头巷尾故事的喜歌剧,但是正歌剧的时代过去了,即使是莫扎特也无力回天。

  正歌剧为了歌功颂德,内容千篇一律,不能源远流长。而莫扎特的喜歌剧,讲的都是些调情游戏、吵架斗嘴,敏锐聪慧、妙趣横生,发生在普通人的生活场景中,即使没有史诗级大制作,也能够成为歌剧史上的经典作品,因为其真实、有人情味。经典,不仅仅是记录时代的,有些作品湮灭了,有些流传了下来。那些流传下来的作品,并不只是那些讲究形式感的,而是感人至深的、走心的,触碰了日常生活中最朴素、脆弱的部分,关怀人的生存与精神状态。它提出的人性考验、生命困境、价值观,数百年之后依旧成立,因为无论时代如何剧变,人们面对的人生难题是永恒的:生老病死,恩怨情仇。

  来源《读者》2020年第1期

  “闲”会使你累

  忙,固然会使人觉得疲倦;“闲”,也一样会使人觉得疲倦。

  常听一些享福的太太们,在沙发上坐了一个上午,然后懒洋洋地站起来,說:“唉,累死了!” 你别以为她这是一句没有理由的话,也别以为她这只是一句习惯的话。她说“累死了”,是她真觉得累。她感到腰酸背痛、头昏目眩,感到心情紧张烦乱。她是真的很累。只不过,这累的原因不是由于她做了太多的事,而是由于她什么也没做。

  一个人,假如一天到晚什么也不做,单是那无所事事的感觉,对她就是一项沉重的负担。何况一直坐在椅子上不动,也正是腰酸背痛的来源。而且因为她无所事事,脑中正好有足够的空隙可以容纳许多胡思乱想。这些胡思乱想也许是怕生病,怕没钱花,担心孩子的安全,丈夫是否忠实,猜疑邻居的态度,后悔自己在某一场合说错了某一句话,以为自己得罪了人,或是为好久以前一个错误的决定而懊恼。

  这种种念头使她紧张困扰,所费的精神实在远超过应付某一件真正存在的事情。因此,当一个人闲着无所事事地过了一天之后,她会真正地感到很累。而且由于这种累所消耗的活力缺少由运动所产生的活力去替补,久而久之,她会变得神经衰弱,承受不了任何突发的事件。这样的生活可以说是一种真正的耗损。

  你的生活是忙碌而充实,还是沉闷而空虚呢?假如你因忙而觉得累,那么你虽累,却有收获。你的心情是愉快的,精神是丰富的。假如你的生活是沉闷而空虚,那么,我劝你赶快把自己发动起来,找些具体的项目,填满自己的生活。

  忙碌是医治沉闷倦怠的最佳药物。生活需要源头活水,需要不断有新的事情、新的工作,和与外界不断地接触,使它经常加入新的意义。一潭死水会腐朽,唯有鲜活流动才是生命力的来源。活力的来源是来自活动。太多的休息反而产生疲劳。试着找点事情做做,你会觉得日子不再那么苍白。让自己每天都有点成绩,到了晚上,才会带着满足的心情入睡。

  懒惰和无所事事地任光阴流过,那不是享福,而是把自己囚禁,是扼杀自己的活力。真正会享福的人是用经常的忙碌来使生命变得活跃。

  你闷得太久了吗?请想想看,你是否可以放下那被你翻烂了的小说、看腻了的杂志,离开那使你腰酸背痛的沙发,去找点事情做做呢?即使你只做了一件小事,你也会觉得这一天过得比以前充实而快乐多了。

  来源:特别文摘      2019年14期

  语 丝

  人生就像是一块拼图,认识一个人越久越深,这幅图就越完整。但它始终无法看到全部,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谜,没必要一定看透,却总也看不完。

  ——林海音《城南旧事》

  假如说,人是有灵性、有良知的动物,那么,人生一世,无非是认识自己,洗练自己,自觉自愿地改造自己,除非甘心与禽兽无异。但是这又谈何容易呢。

  ——杨绛《洗澡》

  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要用心去看。

  ——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小王子》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獻给现在。

  ——[法]阿尔贝·加缪

  一只站在树上的鸟儿,从来不会害怕树枝断裂,因为它相信的不是树枝,而是自己的翅膀。与其每天担心未来,不如现在努力。成功的路上,只有奋斗才能给你最大的安全感。

  ——佚 名

  成功不是终点,失败也并非末日,最重要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

  ——《至暗时刻》(电影)

  青春的锦绣与贵重,就在于它的天真与无邪,在于它的可遇而不可求,在于它的永不重回。

  ——席慕蓉

  我们总是喜欢拿“顺其自然”来敷衍人生道路上的荆棘坎坷,却很少承认,真正的顺其自然,其实是竭尽所能之后的不强求,而非两手一摊的不作为。

  ——瑞卡斯

  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你每天都在喝,不要羡慕别人喝的饮料有各种颜色,其实未必有你的白开水解渴。人不是靠心情活着,而要靠心态去生活。调整心态看生活,处处都是阳光。

  ——佚 名

  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所以有阴影的地方也一定会有阳光。绝望的颜色越是浓厚,在那里就越会存在耀眼的希望之光。

  ——《银魂》(动漫)

  你不能要求拥有一个没有风暴的人生海洋,因为痛苦和磨难是人生的一部分。一个没有风暴的海洋,那不是海,是泥塘。

  ——毕淑敏《心灵密码》

  来源:《作文》 2019年12期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